<strike id="g5v9y3"></strike>
        <u id="g5v9y3"><option id="g5v9y3"><style id="g5v9y3"></style><tr id="g5v9y3"></tr><dd id="g5v9y3"></dd><ul id="g5v9y3"></ul><code id="g5v9y3"></code></option><del id="g5v9y3"><pre id="g5v9y3"></pre><table id="g5v9y3"></table><dl id="g5v9y3"></dl><em id="g5v9y3"></em><b id="g5v9y3"></b></del></u><dt id="g5v9y3"><span id="g5v9y3"><ol id="g5v9y3"></ol><ul id="g5v9y3"></ul><kbd id="g5v9y3"></kbd><dl id="g5v9y3"></dl></span></dt><table id="g5v9y3"><ins id="g5v9y3"><th id="g5v9y3"></th><optgroup id="g5v9y3"></optgroup><th id="g5v9y3"></th></ins><acronym id="g5v9y3"><button id="g5v9y3"></button><table id="g5v9y3"></table></acronym><dd id="g5v9y3"><legend id="g5v9y3"></legend></dd><th id="g5v9y3"><font id="g5v9y3"></font></th><ins id="g5v9y3"><button id="g5v9y3"></button><select id="g5v9y3"></select><acronym id="g5v9y3"></acronym><noscript id="g5v9y3"></noscript></ins></table>

        三d太湖字谜/坐看流星划空时

        “三d太湖字谜们都是单翼天使,只有彼此拥抱才能展翅飞翔。学会爱,学会关心,学会宽容,我们便拥有了最坚强的翅膀,我们同样可以高高地飞翔!”这是伍美珍写的《单翼天使不孤单》中张小伟说的一句话。
        《单翼天使不孤单》是我在暑假期间看的一本书。这本书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出自单亲家庭孩子所经历的故事。主人公张小伟从小就失去父爱,他的内心就如同一口深井,隐藏着伤心、孤独和难言的苦衷。他竭力讨老师与同学的欢心,只是想得到失去父爱的补偿。但是,对于张小伟这种从小被父亲抛弃的孩子来说,父爱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。然而,他却选择勇敢面对。渐渐的,他发现周围的同学中,不止一个像自己一样的”单翼天使“。他们表面上和大家一样快乐,但内心却有挥之不去的忧伤。只有给予和宽容才能赢得爱和温暖,单翼天使们只有彼此拥抱着才能飞翔,这便是张小伟的成长体会。
        书中有这样一句话“父爱和母爱是孩子的双翼,拥有双翼的的天使才能自由翱翔。”可残酷的现实过早地将失去温馨家庭的痛苦落在孩子身上,他们无可奈何,只能忍受着,他们失去了失去了温暖。他们只有一半的心田,永远只有一半。但是,“上帝在你面前关上一扇门的同时,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。”只要单翼天使给予了爱,就会忘却伤痛,萌生出另一朵爱的花朵,在翅膀的另一边,就会长出一只无形的翼,翱翔在蓝天之上,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爱抚。我觉得,单翼天使会飞得比我们更高更远,因为他们早早的体会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,但是,他们依然可以高高飞翔啊!
        再想想我们,我们生活在如此美好和谐的家庭里,却总因为一些小事而烦恼,远远没有那些“单翼天使”坚强,遇事就会勇敢面对。生活中不会一路顺风,但也不会一直都是风浪,暴风雨过后就一定会有彩虹,就一定会有阳光。而我们比他们有着更好的条件,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他们一样,大胆地抛开烦恼,去享受那明媚的阳光呢?
        所以,我们要像单翼天使一样勇敢,像单翼天使一样坚强,像单翼天使一样自信地微笑!虽然这些我们不一定能做到,但只要我们努力,就一定会像那些单翼天使一样,甚至会比他们更坚强。
        让我们一起,向着我们的坚强,更进一步吧! 

        日月经天,江河行地。天之苍苍,君不见明明皓月,灼灼红日,日日东升西落,夜夜以其稳定的形态固定于苍穹之一隅。乾坤以其稳定的形态沉浮于闪光的地平线,因而他们能以其宏大之德泽布洒于万世,使万物生辉。君不见闪闪流星,时而桀骜不驯地划破黑夜孤寂的旧貌,时而成群如雨般,刷新我们仰望天际的视野。流星以其多变的形态旋舞于苍穹,虽不能以其孱弱之驱给生灵以永世不竭之光芒,也没有固定永恒的生活轨迹,但它让人眼前一亮,给人以顿悟觉醒之灵光……
        且夫人俯仰一世,是循规蹈矩做个容之于方圆的宝钗姑娘,还是当个遗世独立“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掊不净土掩风流”的林妹妹,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得出统一志趣的话题。
        先秦诸子,谁不想升迁授官,“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”,“君子之仕,行其义也”。然而偏偏有一个槁顷黄馘的庄子,不蹈世俗渴望“威福”之仕途,坚守心中追求之“闲福”,淡淡地告诉楚国的使者:“往矣,吾将曳尾于涂中。”
        “不事权贵”的青莲居士,曾放荡不羁地笑骂孔夫子,曾让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的杨玉环为其碾墨,让高力士为其脱靴。这是多么“异端”之举,多么荒谬之行。然而太白见不容于世之滋垢时,便愤然离去了。没有易安居士那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的忧伤,也没有柳三变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的悲哀。一句“吟诗作赋北窗里,万言不植一杯水”的笑叹而已。
        且到了那久积沉疴的清朝,文人士族莫不埋首于故纸堆中,绝口不谈政事,不闻政事,腐败贪污亦仍旧戴你的乌纱帽,封你的万亩田。为何你——谭嗣同,偏偏不坐看这戴着罂粟花的老人寿终正寝呢?“望门投止思张俭,忍顾须臾待杜根。三d太湖字谜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。”是那“无有死者无以图将来”的忧愤之心,是那“有之,请自嗣同始”的气魂,让他把生命轻轻托于菜市口之中,以流星的逝去,唤起沉睡的臣民。
        循规蹈矩,固然能换得一夕或是一生之安寝,但是有那流星之璀璨——战国之时多了一门争鸣之学说:当涣涣千年的古诗史上留下了一个不容于世俗韵的锦心绣口之学士;中华民国,在先者之流血中萌芽生长。
        看那流星划破夜空之美吧!虽无纵横捭阖之利,虽无“好好先生”之美名;虽无被多数人所追捧之荣耀,但“流星”总有被历史记住的那一天的。

        2001